利来国际官网
L 产业新闻
Listing
联系我们 | contacts us
电话:
邮箱:
QQ:
地址:利来娱乐官网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产业新闻 >

日本:进攻型军力稀释“专守防卫”

2019-06-23 08:41

  日本全方位建设进攻型军事能力,使得“专守防卫”原则的实际约束力不断遭到稀释,日益有名无实。

  改造“出云”级驱逐舰,将其升级为可以搭载战斗机的航空母舰;计划引进陆基“宙斯盾”反导系统、无人潜水机等一系列装备……近来,日本对进攻型军事力量的重视度明显提升,在加强装备建设的同时,灵活调整自卫队的组织编制,不断突破战后以来“专守防卫”原则为军事力量划定的范围。

  2018年12月,日本公布2019~2024年的《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》,预计未来5年将投入2450亿美元用于国防开支,较过去5年增长11.3%。

  在装备方面,日本计划斥资约38亿美元,将“出云”号、麒麟科技创新园推进新市镇社区中心建设。“加贺”号两艘直升机驱逐舰改装为各能搭载12~14架F35-B垂直短距起降战斗机的“准航母”。

  尽管日本政府反复强调,两艘“准航母”上搭载战斗机“仅限于紧急状态或训练期间”,不会常态化配置。但具有打击能力的“准航母”对日本未来军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——在改装决定公布的第二天,日本防卫大臣岩屋毅即前往海上自卫队横须贺基地视察“出云”号。另据《日本经济新闻》网站报道,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28日上午与日本首相安倍一道前往横须贺基地,视察了“加贺”号驱逐舰。

  新版《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》将计划采购的F-35型战斗机从42架增加到147架,除42架可在“准航母”上起降的F-35B战斗机外,还包括105架陆上起降的F-35J(即F35-A日本版)战斗机。

  同时,日本也加强了导弹力量建设,暂缓采购已于2017年完成自主研发的XASM-3型超音速反舰导弹,将其继续改进,以求将现有200公里射程提高到400公里。由于研发工作到2025年方可完成,日本将从挪威和美国分别购买高亚音速联合攻击导弹JSM和增程型联合空面隐身巡航导弹JASSM-ER,用以填补空白期。泰莱斯公司发布英-观察者-无人机具体计划

  JSM射程500公里以上,计划配备给F-35使用;JASSM-ER射程超过1000公里,因体积太大,主要配备给航空自卫队F-15J重型战斗机使用;加上2017年完成XASM-3导弹挂载测试的F-2B支援战机,预计到2020年代中期,日本航空自卫队三种主力战机均将有能力搭载反舰及对地导弹,有能力对远至亚洲大陆腹地的目标发动打击。

  在组织编制上,2018年3月,日本仿照美国海军陆战队成立2100人的“水陆机动团”,并为其从美国购置17架“鱼鹰”运输机和52辆水陆两栖车。未来数年内,日本还将设立规模类似的“岛屿防御用高速滑空弹”部队,为其配备射程350~500公里的助推滑翔型高超音速导弹。

  上述两支部队名义上主要承担“离岛防卫”任务,实际上将具备夺取岛屿、对他国航母编队及其他海上或沿岸目标进行打击的能力。

  此外,陆上自卫队还将把现有15个师旅级单位中的8个改编为拥有合成化分队的机动部队,并采购134辆“16式机动战车”,以便通过C-2运输机远程投送。

  未来5年内,日本还拟将网络部队人数从150人增加到500人,新建约100人的太空专门部队,用以发展干扰对手侦察指挥通信系统的进攻作战能力。

  在军力建设及使用的指导思想上,日本有意混淆概念,模糊“平时”与“有事(受到攻击)”之间、“进攻”与“防御”之间的界限,企图为掌握和使用进攻型军事力量腾挪出更多空间。

  根据和平宪法和“专守防卫”原则,日本只有在领土主权受到直接侵害时,才有权使用武力进行自卫;此时如没有其他更优选项,可以对敌方的基地发动攻击。但2010年日本的《防卫计划大纲》首次引入“灰色地带”概念,认为即便没有处于敌人的直接侵害之下,日本也可能因与他国利益冲突,面临着“随时可能受到直接侵害”的情况,有必要提前准备好军事能力,为应对侵害做好万全准备。

  2014年,安倍内阁通过决议,解禁集体自卫权,当与日本关系密切的他国遭受武力攻击,且这种情况被日本政府认定为使日本处于“存亡危机事态”时,就允许日本对他国行使武力。2017~2018年,自民党保守势力一度推动政府在新版《防卫计划大纲》中加入“日应掌握对敌方基地发动打击的能力”,虽最终因国内争议而未能得逞,但仍提出日本应具备“在威胁范围之外,对可能攻击日本的敌人进行有效应对的必要能力”。

  日本全方位建设进攻型军事能力,使得“专守防卫”原则的实际约束力不断遭到稀释,日益有名无实。究其原因,是日本内外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。

  首先,自民党及安倍政府有意借军事发展,提升日本的国际地位,使日本成为“正常国家”乃至“世界大国”。

  第一次海湾战争之后,日本认为,单凭经济发达与对外援助,无法让世界各国承认日本的国际贡献和世界地位,只有发展与经济实力相匹配的军事实力,日本才能获得“应有的尊敬”。

  安倍第一次上台时,在施政演说中指出,要将日本打造成“被世界信赖、尊敬、爱戴、具有领导地位的国家”。2012年安倍二次执政后,明确表示“终结战后体制,自主制定宪法”是“自民党的建党理念”,并通过制定《国家安全保障战略》、解禁集体自卫权、颁布《新安保法》、允许自卫队在参加维和行动时分情况使用武器等一系列操作,逐步提升日本自卫队的国内国际“存在感”,为修宪搭桥铺路。

  另外,面对复杂多变的周边环境和国际格局深刻调整,日本的安全焦虑显著提升。同时,美国调整东亚政策,对日本承担更多同盟义务、加深日美军事融合程度提出了更高要求。

  从奥巴马“亚太再平衡”战略开始,美国逐步要求日本承担更多的同盟义务。2015年《日美防卫合作指针》决定加强两国在军事领域的融合,要求日本建立并完善“平时”“灰色区域事态”直到“有事”等各阶段状态下的“无缝”军事应对机制。

  特朗普上台后,日本一面通过购置更多美制军备“拉住”美国,一面也在寻求一定程度的独立安全能力,以防突然遭到美国“抛弃”时陷入困境。

  第一,面对人口连年减少的“高龄少子化”趋势,日本自卫队已经多年无法招募到足够填满编制的人员。

  第二,“安倍经济学”下日本经济仍然增长乏力、政府债务高企,军费开支拮据,2018年《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》公布不久,财务省即要求防卫省于未来5年内减少1万亿日元的国防预算。

  第三,和平宪法与“战争禁忌”仍然起到较强的约束作用。比如,在今年5月,日本维新会一名右翼议员酒后失言,发问“是否要通过战争夺回‘北方四岛’”,引起舆论哗然,被所在党派迅速除名,足见“政治正确”的利害关系。

  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、法规,尊重网上道德,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。